怪本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重生嫡女杀疯皇城,病娇质子暗自宠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章 当然拜傅恒所赐

第一百九十章 当然拜傅恒所赐

        贴着的身躯猛地一僵,像是被触碰到可怕的回忆一般,在程京妤的怀里有点呼吸急促。

        果然猜对了。

        程京妤心疼地搂紧傅砚辞,她在拿到执夙查的当年李玉舒死的密辛时,就曾经怀疑过。

        她的死应该不只是‘被杀’这么简单。

        前世傅砚辞踩着累累白骨上位,她隐约记得那会儿曾在哪听到过。

        说他是一代暴君,冷血无情,杀了嫡母,弑了嫡兄。

        总之傅砚辞上位的手段极其残忍。

        之后他又以铁血手腕血洗五洲,成了十足十的霸主。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只是看着面前的人,程京妤是想象不到傅砚辞冷血杀人的模样的。

        但是她还是觉得,那些谣言不完全是假的。

        傅砚辞可能血洗皇室,但定然师出有名,这些,跟他早逝的母亲脱不了干系。

        以前不敢问,觉得自己没有立场,觉得这个话题太沉重。

        但现在他们共处同一条船,程京妤想知道有些事情自己能不能做,能做的程度是深还是浅。

        傅砚辞有好一会儿没说话,似乎陷入了某种深沉的回忆里。

        程京妤也没有催促,只是抱着他的肩,将自己缩小窝在他怀里。

        良久之后他才有了动作——放开程京妤,转而坐在另一边榻上。

        倒了杯温水递给他,程京妤伸手盖住他的手背,握到了一片冰凉。

        果然是不怎么美好的回忆。

        甚至破烂到,傅砚辞将手里那杯水喝完了,还觉得开口是干涩的。

        大概有十余年的时间了,很多时候他想起李玉舒,对方的面容是一片模糊的。

        她爱穿小褂,素色衬得她温婉宁静,坐在院子里刺绣,偶尔抬眼望一望。

        她对傅砚辞不怎么上心,但是对视上了,总是会弯唇一笑。

        很小的时候傅砚辞就觉得,皇宫是困住李玉舒的笼子。

        李家不是一开始就没落,在李玉舒小十岁之前,也曾是一代望族。

        祖父在地方为官,曾官至四品。

        所以她出生的时候也是含着金汤匙,正正经经的掌上明珠一枚。

        四书五经,琴棋书画,也曾天真烂漫。

        只是好景不长,祖父祖母相继病逝,而她父亲染上了赌瘾。

        家产都被败空之后,仆人纷纷遣散。

        后来父亲不光赌,还爱上花楼,母亲因此含恨自杀。

        再后来,父亲将主意打在她身上。

        他将李玉舒卖了,寻常人家卖不了高价,于是打听了许久,将目标放在都城。

        运气很好,也应该说李玉舒的长相太过亮眼,被宫里出来买奴的太监看上,带回了宫里。

        傅砚辞说到这,声音非常干涩:“这些她从来不跟我说,我东拼西凑,缝补出她大概的身世。”

        是个命很不好的女人。

        程京妤心里想着,对后面的事好奇:“所以她因着长相,被带去了御前?”

        “恰恰相反,那老太监不愿意她露脸。”傅砚辞的声音里漫上一股杀意:“美的事物,权势滔天就罢了,低贱如泥就惹人垂涎。”

        程京妤不是没想过,但她还是惊愕地捂住唇。

        原来道听途说当真是谣传,那李玉舒年岁这么小,在一个老太监手底下....可想而知要遭遇什么。

        “谣传也不全是假的,比如她蓄意去了御前。”傅砚辞失神地望着一点:“在这座皇宫里,要活下去就得做人上人。”

        李玉舒也不敢肖想高位,她只想碰上宫里的哪个贵人,皇后、贵妃,谁都好。

        只要她能摆脱那个老太监,平静地苟活到出宫的那一天,然后去过自己想过的日子。

        但她万万没想到,她碰上的是傅恒。

        宫道上惊鸿一瞥,动了贼心的是傅恒,而非像谣言,说李玉舒蓄意勾引。

        她很快被调到御前,老太监是摆脱了,可随之而来的是傅恒越来越多的注视。

        “那后来——”程京妤唇色有些发白。

        “权势在握的皇帝,要什么就得得到什么,她,”傅砚辞说到李玉舒的时候会莫名地停顿,眼里的泄露一点点难过。

        程京妤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穿过将近二十年的时空,她仿佛看到曾经有一个身形羸弱的女人,踽踽独行于宫墙之下。

        她渴望逃脱,但命运总会给她一击。

        “那杯含着催、情、药的茶水是谁下的药,我已经追查不到了。”傅砚辞轻声:“过了太久。”

        过了太久,他连想还母亲一个清白都做不到。

        很快,李玉舒怀了孕。

        那杯酒到底与傅恒有没有关系,谁也不知道,但他表现出来的厌恶,就像李玉舒真的算计爬上龙床。

        “背地里说她的人太多,我也听到过很多。”傅砚辞继续说:“很小的时候我会反驳。”

        “我年岁不大都想的明白的道理,如果她真的不择手段,怎么会停留在一个嫔位上,她根本不想待在宫里,教我认字时,同我讲的都是林间趣事。”

        如果李玉舒要争宠,凭着她那张脸,软化傅恒只是时间问题。

        反而是傅恒,一面露出厌恶,一面又频繁到她住的宫殿去。

        傅砚辞抹了一把眼尾,那里被他揉的一片通红,他笑了一声,戾气又阴森。

        程京妤有点害怕他这个样子。

        可能是察觉到自己吓到她了,傅砚辞牵过她的手,磨搓着安抚。

        “后来我才知道,是傅恒无意中得知了老太监的事,因此他觉得她....才会每回都厌恶,但又欲罢不能。”

        程京妤不知道李玉舒当年是怎么承受这些的。

        她听到这儿,除了涩然更是惊惧。

        所以傅恒对李玉舒究竟怀着什么样的态度?

        不可怜她一个女人如履薄冰,还在她身上施与轻视,连带着对她的儿子也是虚假不仁?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放过呢?

        程京妤有点不敢问下去:“那后来,你母亲,她的死——”

        “当然拜傅恒所赐。”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